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

时间:2019-06-26 13:58:21作者:法显 译阅读次数:

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

“如是世尊略说法门,非决定说。所以者何?此三千世界中阎浮提外,余阎浮提有正直河,其直如绳,从其西海直至东海。如方等阿含中说,是则如来有余之说。一切丛林必树木亦有余说。所以者何?林有二种,亦有金、银、琉璃、宝树之林。一切女人必谄伪者亦有余说,有诸女人持戒清净,其心质直。一切大力必安乐亦有余说,如来法王最为大力名为安乐,转轮圣王及诸天神亦名大力而不安乐,是故当知非一切大力皆为安乐,唯有常住非变易法大力泥洹安隐快乐。譬如良医与彼病者醍醐令服,时彼病者请良医言:‘更与我药,我堪食之。’良师答言:‘但食尔许,消已更食。若顿食不消,或能杀人。’时彼良师实哀病者恐其死故。如是如来慈哀愍伤,欲灭波斯匿王大臣夫人高慢心故,说此偈言:

“一切江河必回曲, 一切丛林必树木,

一切女人必谄伪, 一切大力必安乐。

“当知世尊言无漏失。如此大地可令反覆,如来之言终无有失。是故一切有余无余,皆是如来摄众生故。”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哀愍一切诸众生故,广说如来有余无余。”

尔时,文殊师利复于佛前,而说偈言:

“于他善随顺, 不观作不作,

但自观身行, 谛视善不善。

“如是,世尊,说此正法亦复非为究竟之说。所以者何?众邪外道皆向泥犁,然佛世尊教诸弟子皆向泥洹,若生天上此则名为毁誉之说。如是种种不随顺说,云何世尊偈中说言,于他善随顺?”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我所以说善随顺者,有因有缘。时阿阇世王害父王已,来诣我所而问我言:‘云何世尊为一切智、非一切智耶?若一切智者,提婆达多于百千生中于如来所常怀恶心,云何听使而得出家?我即为彼而说此偈:‘于他善随顺。’彼阿阇世王,有害父罪而不自觉,如来欲使自省己过令其罪轻,是故说言:‘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汝今云何见不随顺,若有持戒修行慈心而观彼过?’是则诸佛如来之法,欲令己身及诸众生悉皆安乐,是以应观他作不作,己身亦然。常作是观,是我弟子。”

尔时,世尊复语文殊师利言:“如我说偈:

“一切皆惧死, 莫不畏杖痛,

恕己可为譬, 勿杀勿行杖。”

尔时,文殊师利复于佛前,而说偈言:

“非一切惧死, 一切畏杖痛,

亦不悉喻己, 而恕彼众生。

“如是,世尊,略说法门亦非究竟。所以者何?如阿罗汉、转轮圣王、玉女、象马、大臣之宝,若诸天人及余众生能加害者,无有是处。勇士、烈女、野马、兽王,持戒比丘虽有对至而不恐怖。一切皆惧死,莫不畏杖痛,是则有余说。又复不可以己喻彼。所以者何?若阿罗汉以己喻彼则为命想,若命想者此非上士,计命想者愚夫邪见向恶趣门。又复罗汉,我及众生空无所有,谁死?谁杀?起害想者,无有是处。而彼所说我为喻者,为有我喻,为无我喻?若是我喻,则为下劣;若无我喻,是阿罗汉无有譬喻。然佛世尊,不以无因而妄说法。有王舍城大猎师主杀生,供施请佛及僧唯愿哀受。然佛世尊未曾食肉,等视一切如罗睺罗,即为猎师,而说此偈:

“当观长寿者, 不害众生故,

一切皆惧死, 莫不畏杖痛,

恕己可为喻, 勿杀勿行杖。”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人中之仙安慰众生,善说如来方便密教。”

尔时,文殊师利复说偈言:

“恭敬于父母, 增加其供养,

缘斯孝道故, 死堕无择狱。

“世尊,此偈说无明恩爱以为父母,众生随顺令其增长造诸恶业,死即当堕无择地狱。”

尔时,世尊复告文殊师利:“如我所说偈:

“一切因他势力苦, 一切己力自在乐,

一切憍慢势暴害, 一切贤善人所爱。”

文殊师利复说偈言:

“非一切因他力苦, 亦非己力自在乐,

非一切慢势暴害, 非一切贤人所爱。

“此是世尊略现法门,非究竟说。所以者何?如庶民子从师而学,俯仰进止悉由于师,道艺既成永得安乐。如王者子己力自在,不随他教愚闇常苦。所以如来说此偈者,其诸众生为魔所持不得自在,如来为彼而说此偈。是故当知非为一切他力故苦,亦非一切己力故乐。一切憍慢势暴害者,此亦有余说,非一切慢为尽暴害。犹如有人憍慢傲俗,出家学道或计福德持戒清净,当知是等虽为憍慢非为暴害。一切贤善人所爱者,亦有余说。如内法中犯四重禁,能自克励执持威仪,虽修贤行,以破正业,人所不爱。何因世尊而说此偈?”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诸佛如来不以无因而妄说法。时王舍城有拘邻女,名须跋陀罗,恶厌世俗,来诣佛所欲求出家。女人之法不得自在,制由男子。自归三宝,佛知其意,亦知是时而说此偈,一切由他势力苦。善哉!善哉!文殊师利人中之仙,能问如来方便密教。”

文殊师利复说偈言:

“一切众生类, 皆依饮食存,

一切诸婴儿, 悉无吝惜心,

一切诸世间, 揣食增其病,

一切行法者, 同止得安乐。

“如是,世尊,今受纯陀饭食供养将无增患?”

尔时,世尊复为文殊师利,而说偈言:

“非一切众生, 皆依饮食存,

非一切婴儿, 悉无吝惜心,

非一切世间, 揣食增其病,

非一切行法, 同止得安乐。

“汝文殊师利所得病者,我当得病。诸阿罗汉及辟支佛、菩萨、如来悉不揣食,此则诸佛如来定法。若言罗汉及辟支佛、菩萨、如来曾揣食者,坏大士义。而受众生百千布施,赞叹一切布施功德,欲济众生渡三恶道无边苦海。虽不揣食而常叹施,欲令众生成檀波罗蜜。端坐树下六年苦行,岂谓不食而形瘦耶?勿谓如来众生同数。如来已渡爱欲诸流,不同世人境界行处。如来境界不可思议,声闻弟子亦复如是。言揣食者是有余说;一切婴儿离悭惜者亦有余说;乃有无量永离悭心无动快乐,一切揣食增其病者,亦有余说;外来之病剑刺疮疣其数无量,一切行法同止安乐者,亦是如来有余之说。其法多种,亦有修习世俗善法,身口意业种种净法、种种信心,而共同止不相随顺。是故当知诸佛如来,不以无因缘故违义而说,以教化故方便说法。时有半头梵志,与诸同止修天祠斋法,来诣佛所,为降伏彼令舍异见,而说此偈。”

尔时,迦葉菩萨白佛言:“云何,世尊,诸余契经皆是如来有余说耶?”

佛言:“不也,善男子。若有众生功德成就善解深法,如来为说常住安乐无余之法。诸余众生乐闻法者,如来为彼,或有余说,或无余说。”

迦葉菩萨即大欢喜白佛言:“奇哉!世尊,等视众生犹如一子。”

佛告迦葉:“善哉!善男子,应当如是谛解深法。”

迦葉菩萨白佛言:“世尊,唯愿如来,说此方等般泥洹经所得功德。”

佛告迦葉:“此摩诃衍般泥洹经,闻其名者所得功德,非是声闻及辟支佛能究竟说。此摩诃衍般泥洹经,所生功德不可思议,唯是诸佛如来境界。”

尔时,诸天、世人及阿修罗,即于佛前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如来天中天, 甚深难思议,

如来之所说, 方等泥洹经,

出生诸功德, 亦不可思议,

正法难思议, 僧宝亦复然。

唯愿天中天, 哀愍小留住,

上座尊迦葉, 眷属须臾至。

尊者阿难陀, 多闻大仙士,

及摩竭提王, 国王阿阇世,

斯等于如来, 最亲密弟子。

彼诸正士等, 必怀疑惑想,

如来为泥洹? 为当长存世?

此等心怀疑, 于何而取定?

愿哀须臾住, 待至为决疑。”

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而说偈言:

“诸怀疑惑者, 汝等勿忧虑,

我法生长子, 上座大迦葉,

阿难多闻士, 是等须臾至,

要令彼见我, 我当般泥洹。

如斯智慧士, 观如来双足,

彼自知我身, 常无常真实。”

尔时,一切大众眷属供养如来天缯、华盖,烧众名香,作天伎乐,其数无量不可为喻。供养佛已,万恒河沙诸众生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住于菩萨最初住地。纯陀长者欢喜踊跃,菩提甘露以灌其顶。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法王子、迦葉菩萨、纯陀菩萨:“汝善男子,自修其心,慎莫放逸。我今背疾,举身皆痛,欲须燕卧。汝文殊师利,当为一切四众说法。如来正法,今付嘱汝。乃至上座摩诃迦葉及阿难到,汝当广说。”

于是,世尊化众生故现身有疾,右胁著地,系念明想。

首页123尾页

本文链接: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

上一篇:第五卷 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一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