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好色之人没有好命(二)

时间:2019-11-11 09:11:29作者:阅读次数:

一般说来,神算灵验的事甚多,但也有不灵验的,如何会不灵验呢?请听我一一道来。一位高官,欲当局长。 有三位竞争者。这位官员姓邓,其他三位是赵、陈、梁。邓来问我:“可任局长否?”  我答:“可。”  经过了约半年之久,局长任命下来,不是姓邓的,而是姓陈的,姓邓的大怒,来质问我,当初神算说可任局长,何以今日却不准了,这还算什么算?什么神算第一?根本不灵不应?岂不是骗人吗?  邓问:“如何说,你怎么说?”  我答不出

\

来。面红耳赤。 ?  邓再问:“你不是说可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哑口无言,我只得回答:“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我只是听司禄神说的,他怎么说,我怎么答。”  “司禄神?司禄神在那里?”  “司禄神是无形的。”  “真是废话。”邓极度的不满。  当我神算不准的时候,当人们质问我的时候,可以想见的,我的处境非常的尴尬,神情自然很颓丧,真的只有无语对苍天了,我这时候,也只能呼叫苍天。  正当此时——  我的眼前一亮,司禄神出现了,这神吏手书一“淫”字,给我看得一清二楚,“淫”字底下是某月某日。  我告诉邓:“你犯淫戒!”  邓答:“没有。”  “某月某日。”  邓仍然答:“没有。”  我傻了,明明司禄神手书“淫”,又有某月某日,指示非常清晰,怎会可能没有,我不相信。  我说:“请清楚想一想。”  邓想了想,又仔细的算了算日子,仍然答:“没有。”  这时司禄神又指示我,邓是偷窥邻女洗澡,我听了司禄神讲偷窥洗澡,心中就想笑,但不敢笑出来。  我对邓说:“不是私通,而是偷窥邻女洗澡。”  邓一听,换他傻住了,他不再说话,低着头走了。  据我所知,邓的情况是这样子的,邓原本是局长的格,约几个月前,邻居搬来一位单身女郎,模样俏丽,人也落落大方,邓对她多注意了几眼。  邓有一窗,巧对邻居浴室。  某月某日,邻居女郎沐浴,忘了关窗帘,邓刚好看见,于是邓取来望远镜,从头看到尾,从头看到脚,口中啧啧称赞不已,而内心也极度兴奋。  口中言:“能与此女一度春风,也不枉虚度此生!”  眼看心想。 心痒难抑也。  司禄神说:&

\

ldquo;虽然邓与邻女事情虽然未成,但,邓窥见邻女沐浴,应该即时回避,非但未回避,竟然从头偷窥到尾,不但眼动,其实心也动。淫欲之心一发动,虽非有淫事,也已犯了淫戒也,因此削去禄位,须六年后才当局长。”

本文链接:淫荡好色之人没有好命(二)

上一篇: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爱是尊重、也是理智选择

下一篇:宗萨钦哲仁波切:见地、禅修、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