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茅台酒

时间:2019-07-14 09:24:30作者:阅读次数:

一瓶茅台酒

  在我家橱窗里,摆着一瓶已保存了14年的茅台酒。这是日本友人内海龙三先生赠送的。因为它来之不易,我总想选一个有意义的日子再饮用它。去年10月31日,是我历经抗日战争磨难、把我们兄妹几个抚养成人的母亲的百岁诞辰,于是,在这个十分有意义的日子里,我把它作为对历史创伤的安慰,奉献在母亲的遗像前。

  1985年春,我应邀参加了日本松下电工株式会社首次在我国举行的电器附件技术交流会。

  在会上,我很详细地解释了我们有意与松下电工联合开发他们第三代全彩色型产品的缘由。这引起松下电工代表团团长内海龙三先生的极大兴趣。他兴奋地说:真想不到,中国有人对我们的产品研究得这么深!您是总工程师吗?

  我告诉他,我不是总工程师,连工程师也不是。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是个助理工程师。

  那您怎么能掌握这么多资料?

  我说:我完全是靠自学。阅读了700册全日本实用新案公报(专利),编译出版了英国B5、日本JIS标准汇编三辑。他接过我送给他的译本,惊奇地说:在日本,您完全可以担任总工程师!

  此后,在多年的交往中,我们成了相见恨晚的老朋友。有一次,他在一个会议上庄重地说:郭先生不仅在年龄上(他比我小1岁)是我的哥哥,而且在事业上也是我的哥哥!从此,我便有了一个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担任松下电工对外开发部负责人的弟弟。

  这瓶酒是他1992年退职前携夫人来华旅游经广州时给我的纪念品。

\

  我今年74岁了,吃过日本鬼子的耳光,尝过当亡国奴的滋味。我想用这个故事告诉年轻人:要想让对手尊敬你,不敢轻视你,我们必须努力,我们必须比他强!

  (李鬼摘自《羊城晚报》)

\

本文链接:一瓶茅台酒

上一篇:“易学易用——生活中的《易经》”之男女感情篇

下一篇:“山中宰相”匡圣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