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觉

时间:2019-07-14 09:24:45作者:阅读次数:

  玄觉禅师初见六祖慧能大师,手持锡拄杖,围绕六祖走了三圈,然后站立在六祖面前,纹丝不动。六祖问:“禅师具足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从何方而来,如此傲慢?”玄觉禅师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六祖问:“为什么不体会无生之法,这样就无有迅速了?”玄觉禅师说:“万物本体本来就是无生无灭,了知了本体就没有快和慢了。”六祖说:“是这样!是这样!”于是在场的僧人无不感到惊讶。玄觉禅师展具向六祖顶礼,礼毕就要离开。六祖问:“返回得不是太快了吗?”玄觉禅师说:“本来就无所谓动和止,哪里谈得上快和慢呢?”六祖问:“那谁知道本来就无所谓动和止?”玄觉禅师说:“你自己生了分别。”六祖问:“你已经体会到了无生之意了?”玄觉禅师说:“无生哪里还有意呀!”六祖问:“无意又是谁在起分别呢?”玄觉禅师说:“分别不是意!”六祖赞叹地说:“善哉!善哉!请留住一宿。”

\

\

本文链接:一宿觉

上一篇:[金山活佛]饱餐恶水 净秽不分

下一篇:《丙 戌 秋 日 纪 赋》--高志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