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仁术

时间:2019-08-16 09:14:33作者:阅读次数:

  当医生开设医务所行医时,亲友们总会赠送匾额祝贺医务所开幕或开业志庆,很多匾额都题上“仁心仁术”四个大字,赵光灏医生没有自己开设医务所,而“仁心仁术”这四个字对他来说是最适当的。   赵光灏医生是我国杰出法医赵自成教授与黄玉才伉俪的独生子。赵教授不幸于公元2000年逝世,终年65岁。赵光灏于今年4月22日死于沙斯传染病,终年38岁,天妒英才,令人惋惜。   今年3月以来,沙斯传染病传播到我国,4月间赵光灏任职的中央医院也受感染。当时赵光灏拿年假到美国,探望妻子许恩佩医生。   那时候,医治沙斯传染病的陈笃生医院的义务人员无法单独应付那种严峻的局面,中央医院调了不少义务人员到陈笃生医院支援,具有高度责任感的赵光灏缩短假期,回返新加坡后随即回返工作岗位为病人服务。   很不幸地他从病人那里感染了沙斯。与病魔搏斗了几天便宣告不治,留下母亲、妻子和一对稚龄小女儿宗颖和宗欣。   在华语和英语的电视节目中,我们都看到他的病人对他的怀念。他帮助病人节省医药费,他非常细心地照顾病人,宁可自己多走一些路,而避免病人太劳累,他的逝世对病人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他们不知道接替他的医生是否也认心仁术?   许恩佩医生告诉我们:“光灏是一个心肠很软的人,每逢为病人截肢(动手术切除病人四肢的某一部分以保存生命)的前一天,他都很难过。有一次,我问他的病人有多大年级,他告诉我这个男病人80多岁了。我很惊讶地对他说,这个病人已经80多岁了,用不着太难过。他却说,病人在这之前还可以跟孙子一同到熟食中心吃东西,以后他就不可以走路了。”   赵光灏就是这么一个有同情心的医生,而命运却对他这么不公平?除了在医院治病救人之外,赵光灏也在救世军当义务医生,以他的所长医治更多世人。

  赵光灏的祖母杨端初是南华女中的老师,他的姨婆杨瑞初是南华女中的校长,而我则是当年南华女中的学生,杨端初是我念中一时的级任老师。当年,赵自成在香港大学念医科,每逢假期回家时便到南华当代课老师,我们称他为“大师兄”。   杨校长与赵自成一家人住在一起,她晚年多病,我们去探望她时,光灏多数在家里,他很有礼貌地招呼我们,可以这么说我们看着他长大,如今他却英年早逝,怎不令人心酸。   杨瑞初校长于1984年逝世,杨端初老师于1993年无疾而终,她俩算是高寿,赵自成于2000年在纽约去世,终年65岁,大家都为他英年早逝而惋惜,赵光灏还不足38岁便与世长辞,更是令人悲伤。

\


\

本文链接:仁心仁术

上一篇:做人基本的德行五个字

下一篇:做人做事,就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