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时间:2019-08-16 09:16:37作者:阅读次数:

什么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人的痛苦分二:三大根本痛苦,八支分痛苦。

八支分苦:生,老,病,死(四大瀑流),怨憎会苦,爱别离苦,不欲会苦,求不得苦。

生苦:南瞻部洲的人们大多数是胎生的,以寻香的意识,趋入父母的精血中,便形成凝膜、皮包、血肉、肉团和支节等肢体。住胎时期的痛苦:肢体和分支等诸根圆满具足的时候,感觉到母胎中非常狭窄、异常臭恶、漆黑一片,犹如关在监狱中一样痛苦。母亲食用热的饮食时犹如在火中烧灼一样痛苦;母亲食用冷的饮食时,犹如浸在冷水中一样痛苦;母亲睡觉时如被山压着一样痛苦;母亲饱足的时候,犹如夹在山崖中间一样痛苦;母亲饥饿的时候,犹如堕入深谷般痛苦;母亲行走时,犹如被风刮走般痛苦。这样住胎月数圆满以后,出生时被三有的业风吹动,头足翻转颠倒。通过产门时犹如被一个大力勇士拉着脚拽出来,摔打在墙壁上一样痛苦。从整个盆腔中间出来时,犹如通过(铁斧头上的)铁孔一样痛苦。如果母亲产门狭窄不能生出,也许就死在母腹中或者母子二人全都死亡,即使没有死但已感受到接近死亡的痛苦。莲花生大士曾说:“母子二人中阴迈半步,除母颌骨余骨皆分裂。”出生后被放到垫子上时,犹如落到荆棘丛中一样痛苦;剥脱背上的胎膜时,犹如活活剥皮般痛苦;擦拭身上的不净物时,犹如用荆棘的鞭子抽打一样痛苦;母亲抱在怀里的时候,犹如鹞鹰叼捉雏鸡一样痛苦;在头顶涂酥油(藏族的风俗,小孩出生后祝愿吉祥的仪式)时,犹如捆绑后抛到坑里一样痛苦;放在睡床上时,犹如沉溺于粪尿之中。无论出现饥渴病痛等什么痛苦时只是啼哭而已。当发育成长到韶华之年时,表面看来青春美满,但实际上人的生命一天天在不断缩短,正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今生世间的一切琐事没有了结圆满之时,犹如水面的波纹一样此起彼伏、不断涌现。这一切也都是与罪业相关联的,所以只能成为恶趣之因。

老苦:轮回之事无有实义,并且没有完结的时候,正在享受之中,不知不觉就已感受到衰老的痛苦。这时周身体力逐渐减弱,丰美食品不能消化;眼根减弱,看不到远处的景物或细小的物体;耳根减弱,无论说话声音如何,都听不清楚;舌根减弱,品尝不出饮食的味道,并且说话吞吞吐吐;意根减弱,记忆模糊、健忘,昏昏沉沉;口中牙齿脱落,不能咀嚼坚硬的食物,而且口齿不清;体温失调,衣服稍微有些单薄,便会觉得寒冷;支撑力下降,所以不能承受重衣,虽然渴望欲妙受用,却无力享用;身体的风脉衰退,所以承受力、忍耐力很脆弱;受到众人的欺辱,所以内心异常痛苦;因身体的四大紊乱,所以遭受许多疾病和损害,一切行动也是无力艰难。如米拉日巴尊者说:“拔出牧桩之起式,悄捉小鸟之走式,重物落地之坐式,倘若具足此三时,祖母身衰心意败;外皮集聚诸皱纹,内失血肉现凹凸,痴哑盲聋境迷乱,倘若具足此三时,祖母示现愤怒母;身著沉重褴褛衣,口食冰冷浑浊食,睡处四层皮垫褥,倘若具足此三时,人狗践踏似证士”。站起的时候,不能立即起来,要用两手插在地上,就象从坚硬的大地中拔出牧桩一样;行走的时候,弯腰低头,双足不能迅速起落,缓慢而行,就象孩童悄悄地去捉小鸟一样;坐下的时候,由于手足所有的关节疼痛难忍,不能轻缓坐下,身体沉重落下时,如同重物坠落到大地上一样;身体的肉已耗尽了,所以皮膜聚集,身体和面部全都布满了皱纹,体内的血肉减少,所以骨节全都很明显,牙腮骨、关节头全都凸出在外,记忆力减退,所以变成了痴哑、盲聋,意识模糊,体力减弱,并且美丽容颜已消失,所有的衣服沉重破旧,饮食也是残羹剩饭,舌的功能丧失,所以感觉所有的食物又冰冷又浑浊;身体沉重,所以无论做任何事都极不方便,即便是四周都有依靠物,也不能经常从床上起来。那时候,外面的幻身衰老,里面的意识颓败,非常痛苦;容颜美貌消失后,皮肤出现了许多皱纹,所以示现了丑陋的愤怒母的形象;受到众人的欺辱,并且在头上践踏,再也站不起来了,真好似无有净垢分别的证悟者一样,因无法忍受这种衰老的痛苦,所以内心希望尽快死去,但是实际上又非常害怕接近死亡,因此这种老苦,也等同于恶趣众生的痛苦。

病苦:此身体是四大组合的本性,所以四大不调时,遭受风、胆、涎等各种疾病折磨,十分痛苦。身体和诸根旺盛之时,虽是精力充沛、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精明强干之人,但是一旦染上疾病,也会象被石头击中的鸟雀一样,体力完全消失,卧床不起,身体稍作运动也很困难。问他:你哪里痛啊?他连迅速回答的能力也没有,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睡眠时辗转反侧,如何睡也没有舒适之时,而且食欲不振,夜不成眠,觉得白天晚上都很漫长。被迫感受药味的苦、涩、酸及针灸等痛苦。想到依此病可能会突然死亡,又非常害怕、恐惧。由于遭到魔障或恶缘,身心不得自在,唯一处于迷乱的境界中,也有因此而自杀的。如果患了麻风或中风等病,活着和死了一样,被逐出人群,自己看到自己的面容也很厌恶。总之,所有的病人生活都不能自理,暴躁易怒,别人所做的一切事都看不顺眼,性格也比以前固执。如果病期过长,护理的人也不能一如既往地耐心照顾,经常遭受疾病折磨,非常痛苦。死苦:卧于病榻之上不知起身,见到饮食也无食欲,遭受死亡的痛苦,所以心不欢喜,丧失了以往的勇气、傲慢,处于迷乱显现的状态中。已到永逝之际,虽有亲友围绕却无法挽留,唯有一人独自感受气息分解的痛苦。纵有无量的财产也无法带走,虽然心中难割难舍,但这些财产也不可能跟随。回忆往昔所造的恶业,心生懊悔,想到恶趣的痛苦便异常恐惧。死亡突然到来,显得十分可怜,人间的一切就此而隐没,生存的显现已隐没,所以身心不安。如果是一个罪恶深重的人死亡,临终时,手抓胸口,胸口留下指甲印痕而死去。即是想起以前所造的罪业时,惧怕转生到恶趣,想到自己有自在的时候未修持对临终有利的正法,所以追悔莫及,痛苦万分而以手抓胸,胸口留下深深的指甲印痕而死去。如米拉日巴尊者说:“若见罪人死亡时,为示因果善知识。”在这样奄奄一息之时,恶趣的境界已经显现,所有景象都是十分恐怖的,一切感受都是痛苦的,身体的四大内收、呼吸窘迫、肢体颤抖、意识迷乱、眼睛变成灰白色的时候,已离开了人间,死主阎罗来到,中阴的境界出现了,无依无怙,裸体空手离开人间,我们不能确保这种死亡今天不来。那时唯有正法决定有益,别无依处。如云:“念法始从母胎生,初生之时忆死法。”无论老幼死亡都会突然降临,所以出生以后,就应修持对临终有益的正法,但我们以前没有忆念死亡,一直扶亲灭敌,为住处、财富等而奔波忙碌,为了亲戚朋友等的利益而以贪嗔痴虚度光阴,这的确是令人遗憾的。

怨憎会苦:即担心遇到怨恨的敌人而对财产白天守望、夜间巡逻,为了养家糊口等终日庸庸碌碌,结果却无济于事,一切财产受用也会被敌人享用,白天遇到强盗夜间遇到盗贼或豺狼野兽等突然出现而遭损害。总之,无论有多少财产受用也只是积累、守护、增长等无量痛苦的本性。如怙主龙树说:“积财守财增财皆为苦,应知财为无边祸根源。”如米拉日巴尊者也说:“财初自乐他羡慕,虽有许多不知足;中被吝啬结束缚,不舍用于善方面,乃着敌魔之根源,自己积累他人用;最后财为送命魔,希求敌财刺痛心,应断轮回之诱饵,我不希求魔之财。”拥有多少财富,就会有与彼同等的痛苦。例如,拥有一匹马也会担心它被敌人抢走、被盗贼偷走、草料不足等,虽然只有一匹马,却有许多痛苦。同样拥有一只羊也有拥有一只羊的痛苦,甚至仅仅拥有一条茶叶也必定有拥有一条茶的痛苦。如云:“若无财产远离敌。”如果没有财产将远离仇敌,安乐无比。所以应当观修:如同往昔出世的活佛、圣者前辈的传记中所说的那样,根除一切对财产受用的贪执,象鸟雀生活一样唯一修持正法。

爱别离苦:世间轮回的一切众生都是贪爱自方、嗔恨他方、偏袒亲戚、朋友、眷属一方,为了他们而感受诸多痛苦。亲戚朋友暂时聚合,但这也是无常的,都是别离的本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亲友死亡或沦落他乡,或被怨敌及其它损害,甚至比自己遭受痛苦的那些人还痛苦。特别是父母亲慈爱怜愍儿子,担心他们受冻、挨饿、干渴、生病或死亡。儿子生病自己宁愿死亡代受儿子的病苦,为了心爱的儿子,宁愿独自感受痛苦。同样,怜爱亲友等也担心与他们分离而感受痛苦。可是,如果善加观察,亲友也不一定是真正的亲友,父母亲等虽然自以为慈爱孩子,但慈爱的方法是完全颠倒的,最终只是害了他们,给予食物、财产,为他们迎娶作为终生伴侣的妻子,实际是把他们束缚在轮回的绳索上,并且教他们如何制伏敌人,如何扶助亲友,如何增长财富等造不善业的方法,导致他们无法从恶趣深渊中获得解脱,实际上再没有比这更严重地危害他们的了。

子女等也是如此,最初吸取父母亲身体的精华,中间抢夺他们口中的饮食,最后夺取他们手中的财产。父母如何慈爱儿女,但他们反而损恼父母,父母亲一生不顾痛苦罪业、恶语所积累的所有饮食财富,毫不吝惜地给予了子女,但他们无有一点感激之情,如果仅仅给予普通人一把茶叶,他们会很欢喜,但给自己的儿子五十两银板他也觉得没什么,还认为我自己父母的财物我理所应当享用,兄弟姊妹等也为了自己能得到财产而纷纷争夺,给了他们也没有谢意,而且给了还要索取,甚至父母的念珠里有一颗很好的珍珠也要拿走。若是贤善的女儿,成了别人家的荣耀,对自己方面无有利益;如果是恶劣的子女,返回家中,使家人痛苦。其他的亲戚也都是如此,自己富裕幸福圆满的时候,所有的人把你象天人一样看待并尽力饶益,饮食财富不需要也会送来。自己沦落衰败的时候,即便没有做一点错事,也受到象仇人一样的待遇,饶益他们反而以损害作回报。所以儿子、女儿、亲友等无有丝毫实义。如米拉日巴尊者说:“子初悦意如天子,慈愍之心难形容,中间过分催索债,虽施一切无悦时,别人之女迎入内,大恩父母逐出外,父亲呼唤不答复,母亲呼唤不应声,后成冷淡之邻居,勾结狡者造恶业,自生怨敌刺痛心,应断轮回之耙绳,世间子孙我不求。”又说:“女初笑颜如仙童,劫夺财宝具大力,中间讨债无尽头,父前公开索要走,母前暗地偷偷带,施给不知报恩德,大恩父母心怒恨,后成红面罗刹女,若善他人之荣耀,若恶自己祸害源,祸害魔女刺痛心,断除无觉之忧愁,祸根之女我不求。”又说:“亲友初遇见欢颜,密切来往漫山谷,中间酒肉如还债,送他一次还一度,后成贪嗔争吵因,恶友讼因刺痛心,舍弃乐时之食友,世间亲友我不求。”

求不得苦:在此世间中无有一人不希望幸福快乐,但是几乎谁也不能如愿以偿。有人为了幸福建造房屋,但是房屋倒塌自己丧命;有人为了充饥食用饮食,但却导致疾病危及生命;有人为了获取胜利而奔赴战场,却一命呜呼;有人为了追求利润而去经营,却遭怨敌破坏沦为乞丐等。为了今生的幸福、受用得到满足,虽然尽力辛勤劳作,但是如果没有前世的福德因缘,则即便只是暂时的充腹也很困难,并且自他备受痛苦,而最终所得到的只是堕入恶趣深渊无法解脱而已。所以,古大德云:“勤劳如山王,不及积微福。”无有了结之时的轮回琐事有何用呢?从无始以来便精勤成办这些轮回琐事,结果只是感受痛苦而已。以前为了今生世间的目标,一个人于青年或晚年时辛勤忙碌的精进,如果把它用于修持正法上,那么现在已成就佛果了或者虽未成佛,也根本不会再感受恶趣的痛苦。应这样观修:如今已了知取舍善恶的分界,此时,不应致力于成办无有终结之时的轮回琐事,而应修持真实的正法。

不欲临苦:于此世间中虽然无有一人希望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但不愿意也要感受,如因往昔的业力成为国王的臣民、富翁的仆从等那些人,无有刹那的自由,不愿意也成了那样。他们仅仅犯了很小的过错,就要感受许多痛苦,也是无可奈何,若现在被带到刑场,也只好跟着去,此外无法逃脱,虽不情愿也要承受那些痛苦,如全知龙钦巴(无垢光尊者)说:“夫妻亲属欲恒时,不离相伴然定离;贤妙住所欲恒时,不离安住然定去;暇满人身欲恒时,不离常有然定死;贤德上师欲恒时,不离闻法然定离;殊胜善友欲恒时,不离相伴然定离。从今披著精进甲,应至无离大乐洲。深生厌离诸道友,无法乞人我劝勉。”

所以,财产受用、幸福、名声等产生的因是自己往昔积累的善业,如果有这样的因,其善果不希求也自然会得到。否则,即便如何精勤成办也不会如愿以偿,只能遭受不悦意的痛苦。所以应当依靠知足少欲这一无尽的财宝,修持真实的妙法,若不这样,虽然入了佛法而精勤今生世间的琐事,那只能是自己痛苦,被圣者呵责。如米拉日巴尊者说:“本来佛陀世间主,为摧八法说诸法,如今自诩诸智者,岂非八法反增长?如来护持诸戒律,为断俗事而宣说,如今持戒诸尊者,岂非琐事反增多?往昔僧人之威仪,为断亲属佛宣说,如今僧人诸威仪,岂非过分顾情面?总之若未念死亡,修持正法徒劳矣!”总的来说世间四大洲的众生无有安乐,尤其是我们这些生在南瞻部洲的人们,如今处于五浊恶世65,无有丝毫安乐之时,唯有感受痛苦。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朝夕即逝,时世越来越污浊,劫时越来越恶劣,佛法越来越衰败,众生的幸福逐渐减灭低劣,思维这些道理应生厌离心。此外,南瞻部洲是业力之地,所以一切贤劣、苦乐、善恶、高低、法与非法等都是不一定的,对于现量所见的这些情况,自相续中应该进行取舍,全知上师无垢光尊者说:“有时观察自现顺助缘,了知自现验相为助伴。有时观察违害逆缘现,断除贪著迷乱之要点。有时观察道友他人师,了知贤劣策励勤修持。有时观察空中四大变,了知心性无有勤作已。有时观察自境室受用,了知如幻断除执迷现。有时观察他人财受用,了知悲心断除轮回贪。总之一切种种迷现法,观察自性摧灭实执迷。”应如此修持。

下表是我们在生死轮回中所受的八种苦:

(一)生苦,有五种

\

(1)受胎,谓识托母胎之时,在母腹中窄隘不净。

(2)种子,谓识托父母遗体,其识种子随母气息出入,不得自在。

(3)增长,谓在母腹中,经十月日,内热煎煮,身形渐成,住在生脏之下,熟脏之上,间夹如狱。

(4)出胎,谓初生下,有冷风、热风吹身及衣服等物触体,肌肤柔嫩,如被物刺。

(5)种类,谓人品有富贵贫贱,相貌有残缺妍丑等。

(二)老苦,有二种

(1)增长,谓从少至壮,从壮至衰,气力羸少,动止不宁。

(2)灭坏,谓盛去衰来,精神耗减,其命日促,渐至朽坏。

\

(三)病苦,有二种 (1)身病,谓四大不调,疾病交攻。如地大不调,举身沉重;风大不调,举身倔强;水大不调,举身胖肿;火大不调,举身蒸热。

(2)心病,谓心怀苦恼,忧切悲哀。

(四)死苦,有二种 (1)病死,谓因疾病寿尽而死。

(2)外缘,谓或遇恶缘或遭水火等难而死。

(五)爱别离苦

谓常所亲爱之人,乖违离散不得共处。

(六)怨憎会苦谓常所怨仇憎恶之人,本求远离,而反集聚。

(七)求不得苦谓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

(八)五阴盛苦五阴,即色受想行识。阴,盖覆之义,谓能盖覆真性,不令显发。盛,炽盛、容受等义,谓前生老病死等众苦聚集,故称五阴盛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别出以下八苦∶寒苦、热苦、饥苦、渴苦、不自在苦、自逼恼苦、他逼恼苦、一类威仪多时住苦。

观察自身:

一、种子不净谓父母精血赤白二色和合成故。智度论云 :是身种不净,非余妙宝物,不由白净生,但从秽道出。

二、住处不净谓在母腹中,生脏之下,熟脏之上,不净流溢,汙秽充满,彼中住故。又海山云:不净乃作衣装,汙秽便为饮食。

三、自体不净谓三十六物,皆是不净共和合故。言三十六者。外有十二 ,发毛爪齿垢汗大小二遗眵泪涕唾。次有十二,皮肤血肉肪膏 脑膜骨髓筋脉。中有十二,心肝胆肺脾肾肠胃生脏热脏赤痰白痰。 即知从顶至足,皆是不净。永嘉师云:革囊盛粪,脓血之聚,不净流溢 ,虫蛆住处,鲍肆厕孔,亦所不及。

四、自相不净谓九窍常流诸秽恶故。言九窍者。两耳出垢。两眼出眵泪。 两鼻出脓涕。口出涎唾。大便道出屎。小便道出尿。智度论云:种种不净 物,充满于身中,常流出不净,如漏囊盛物。

五、究竟不净谓命终身坏,肨胀臭秽,脓血蛆分,不堪近故。天台云: 从足至头,从头至足,循身观察。唯见肨胀坏烂,大小便道虫脓流出, 臭剧死狗。心地观经云:应观自身臭秽不净,犹如死狗。

金光明经云:

我从久来恃此身,秽脓不可爱,虽常供养怀怨害,终归弃我不知恩 。观自身竟。复观他人,若男若女所有之身,皆具五种不净,乃至观 一切世间有情之身,皆是不净。故起信论云:应观世间一切有身,悉皆 不净。种种秽汙,无一可乐。既观皆是不净,贪爱之心自然不起。阿含 经说:昔有国王嗜欲无厌。有一比丘以偈谏曰:目为眵泪窟,鼻是秽涕囊 ,口为涎唾器,腹是屎尿仓。但王无慧目,为色所耽荒。贫道见之恶, 出家修道场。天台云:虽观不净,能成大事。如海中死尸,依之得度。

三大根本痛苦:变苦,苦苦,行苦。

变苦:现在所拥有的片刻的安乐瞬间也将变成痛苦,例如,食用利益身体的饮食后腹内饱足,觉得很幸福时,(没想到)胃肠里生了寄生虫,突然患了严重的浪踏病58,痛苦不堪。现在充满快乐之时,如果被怨敌赶走了家畜,大火烧毁了房屋,突然遭受病魔的损害或听到别人的恶语中伤等,快乐瞬间会变成痛苦。从这一点来说,凡轮回中似乎拥有的安乐、幸福、名誉,其实都无有丝毫恒常、稳固的,皆不离痛苦的本性,因此应对轮回之事生起厌烦心。

苦苦:前面的痛苦尚未断尽时又遭受新的痛苦,如麻风病未痊愈又生毒痈59,毒痈还未好又生疮;父亲死后接着母亲又亡,遭怨敌抢劫又死了亲人。无论生在轮回之何处,都是唯有以苦上加苦而度日,无有一刹那安乐的机会。

行苦:现在我们这些自以为安乐的人们,好象没有亲身感受痛苦,但实际上也绝未超越痛苦之因,如吃饭、穿衣、住房、受用、装饰及宴会等,一切都成了造罪业的因,一切所作所为也全部不离造恶业的虚伪之行,这一切业果唯有感受痛苦而已。例如:仅仅就茶和糌粑而言,也不离痛苦之因。茶是汉地所种植的一种植物,在播种、剪叶等时杀了无数的众生,从康定以下,依靠人力运上来的时候,每人要带六十二卡60,他们所有的人将茶顶在头上运来,所以前额的皮肤被磨得糜烂白骨清晰可见,但仍然还在运送。从康定以上用犏牛、牦牛、骡子等驮运上来的时候,所有的牲口也是腹背疮伤61、毛脱皮烂等,感受无法想象的役使之苦。经销茶叶时,唯以打妄语、违誓言等欺骗的手段或争吵来销售。大多数商品是用绵羊毛和羊羔皮兑换来的。这些绵羊毛也是同样,夏季时,一只羊身上的虱子及吸血虫等含生与它身上的羊毛数量一样多。当用剪刀剪羊毛时,这些含生大多数被割头断腰,内脏脱出而死;未死的也是与羊毛绞在一起,憋得喘不过气而死去。羊羔皮也是如此,小羊羔刚刚出生,诸根圆满具足并有了苦乐的感受,身体在发育成长,刚刚感受到人间的快乐之时,就立即被宰杀了。虽然是愚昧无知的傍生,也同样渴望生存、畏惧死亡、害怕遭受气息瓦解的痛苦。被杀的小羊羔的母亲也如同死了独子的母亲一样悲痛,这些都是我们现量所见之事。思维诸如此类的商品买卖,仅仅喝一口茶也不离恶趣之因。

糌粑也是如此,最初开垦田地之时,地下所有的小虫被翻到地面上来,地面上所有的小虫被埋到地下,耕牛走到哪里,乌鸦、鸟雀等都跟在后面不停地啄食着小虫。当灌溉田地时,水里所有的含生干涸而死,旱地上所有的含生溺水而死。到播种、收割与舂磨等时,所杀的含生也不可胜数。如果想到这些,我们吃糌粑就如同在吃虫蝇的粉末一样。

同样,酥油和牛奶等虽然称为三白三甜,算是无罪清净的食物吧,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大多数小羊羔和牛犊被杀,未被杀的刚刚生下来便吃不到一口甘甜的母乳。主人用绳子将其拴在桩子上,行走的时候把两个牛犊互相连在一起,吃一口母奶的机会也被剥夺了。主人取出牛奶的精华(酥油),母亲身体的精华是孩子生命的源泉,牛奶被夺走后牛犊处于不死不活的地步。虽是强壮的母牛,(因主人日日抽取其身体的精华后),到了春季时,从卧处爬也爬不起来,精疲力尽,奄奄一息。大多数牛犊、羊羔也因饥饿而死,未死的这些也是干瘪羸弱,行走艰难,四肢萎缩,濒临死亡,犹如拔炒棍头63一般。因此现在我们认为幸福的所有事物,包括口中吃的、身上穿的一切财物、食品、受用,也都是唯以造罪业而形成的,这一切之果报最终将要感受无边的恶趣痛苦,所以现在一切表面上的快乐也是行苦的本性。

"大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未曾有一事,不被无常吞!"

本文链接:什么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上一篇:僧团讲求六和无诤

下一篇:做佛事唯念佛功德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