倓虚法师讲故事:参禅的和尚与念佛的和尚

时间:2019-09-10 09:14:08作者:阅读次数:

倓虚法师故事:参禅的和尚与念佛的和尚

恭录自《影尘回忆录》

\

我记得说过,前二年说过,近来很少说,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这两样比较一下。我以前跟谛闲老法师学教,在他那里参学。听谛闲老法师说:‘自己有好处,给人家讲讲说说也有好处,不会用功的也会用功了,会用功的就更会用了。’所以我也说说,也有听到过的,也有没听到过的,听到过的随意,没听到过的也应该听听。

  谛闲老法师收了两个徒弟,有个大弟子,这人简单说,有人介绍跟谛老出家了,出家前他已经结婚,有个内人,还生了个小闺女,他也没向家人商量他要出家,当然他妻子不愿意,以后也许是善缘就难说了;他发心坚决非出家不可,谛老法师就收了这徒弟。他喜欢参禅,参禅,到那里去参禅?咱们中国最有名的禅堂是镇江的金山寺,寺建立在长江里的小岛上。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反正要出家修行,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谛老法师于是就送他到除山禅堂修行。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那样也不缺,心里头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恭敬,心里就有点自满。你看参禅的不容易,他就打妄想,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十几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著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

  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著他要他投江。他因贪心、迷惑,不能作主。金山寺四周都是水,晴天,山就像在天上似的,天照江里。他要投江,他被鬼魂附身,身不由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了,说这怎么回事?他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他师父谛闲老法师这时正在宁波修庙塑佛像,庙倒塌了重修。金山寺给送信说:‘你那徒弟在我们这里投了两次江没死,问他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请你把他带走吧!’谛老法师想想他是他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了。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这都是听谛老法师说的,都是真事。

\

  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平常他跟好人一样,说好话,他说到投江时全不知道呢!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在上面,人好好地,一路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分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就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著他常迷糊,请佣人查房找他,他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著,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著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吧!寺庙附近有护城河,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来找去,河大围著庙,通著城,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也长大成人了,女儿也出嫁了。往年他父亲出家,母亲死了,就在亲戚家住,姥娘家住。今天他女儿来了,谛老正打发人给他女儿送信,都在城里城外的不远,见他女儿哭著来了,告诉谛老说我晚上做了个梦,说她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她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法师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说起念佛,他又想起一个徒弟,这都是谛老法师亲口说的。

  谛老法师说:早先我还有个徒弟,这人是个手艺人,俗语讲‘锅漏匠’,也就是盘、碟、碗、磁器摔坏了可以拿锯子补好再使用,这时候没有了。古时碗摔三片、四片还能锯上,还一样使用。外国人看中国锯上碗、盆不知是什么?这个锯上还能用,早先人们都俭省。那时谛老在金山参禅。早年讲过经,讲了好几年,人们都说他没参过禅,他说法不得力。谛老觉得参禅还算个什么呢?谛老在金山住了好些年,在那儿参回禅,以后讲经才有人信,才有人听。

  他在金山住时当知客。有一天,从家乡来了一位老乡,是他小时候的玩伴。谛老法师原是买卖人,跟他舅舅学医,这时候在金山当知客,所以老乡来找他。这锯碗的手艺人,找他说要出家,要认他做师父,谛老法师说:‘你不行啊!你要出家,都这么大岁数了!四十多了!没念过书,学经教自然是学不了,苦行你又受不了,你出家不是找麻烦吗?’劝他多次,他坚持非出家不可。这从小就认识,又是老乡,谛老不得已,说:‘你一定要出家,就得听我的话,我就收你做徒弟。’他说:‘那当然,我认你做师父,你怎么说,我一定听。’谛老说:‘你若听我话,你这么大岁数了!现学经教也来不及,你就直接修行,就听我说。’他说:‘你说什么我都听,只要让我出家。’谛老说:‘早先有个手艺人,出家修行成道了,你就跟他学一学。’他说:‘你只要收我做徒弟,你怎么说,我怎么听。’于是谛老接著说:‘你出家以后也不必受戒,我给你找个小庙,你不要出庙门就老实念佛,我给你找几个功德主,护持你,供你吃饭。’当时南方宁波信佛的人很多,差不多每个乡村都有小庙,都有人拜佛、信佛的。我去过,在那住过三整年,我给你找个小庙,在里面什么都不需要,你就只需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黑夜、白天不间断的念,什么事也别管,到时候吃两顿饭,我给你找好功德主。谛老法师那时也很有名誉(声望),信徒很多,就托人办妥这事,教他修行方法,就是闭关,也叫方便关,一个小庙一个人住著,每天有老太婆到时候来给煮两顿饭,他就不做买卖(手艺)了。谛老法师告诉他这个修法,准是好道,这道一修,准能得好处,他也不知道将来会得什么好处?谛老就回金山了。

  以后他念了三、四年的工夫,那也不去,他那时人在初发心的时候勇猛精进。俗话说:‘出家一年,佛在眼前,出家过了三年,佛就到灵山离远了。’人在初发心时,就告诉这个法门,他就心诚,一修到底。时间长了就懈怠,不当回事。

  他听谛老的话,只要睡醒,就念佛。他从前做手艺挑东西,双腿有劲,就绕著佛念,累了就坐著念。谛老法师也不知他念得怎么样?就这样念了三、四年。有一天,他告诉煮饭的老太太:‘明天你不用给我煮钣了,我不吃午饭了。’老太太以为明天必是有人请他。这三、四年也没看他去那儿?他说在当地有两个亲戚朋友,他出去看看就回来。就对老太太说:‘你明天早晨不用来煮饭了。’老太太以为他出去一趟,明天必是有人请他吃饭。第二天老太太惦记师父,到吃饭的时候,就去小庙看他回来没有?小庙贫穷,不怕偷盗,虽有门也没关;老太太想想就说:‘师父吃饭回来了。’里面没人答应。走进屋,看见他在床铺下边站著,脸朝窗外,手上拿著数珠。老太太一看问他话他也不答,仔细一看师父已经死了,站著死的,念佛站著死的。老太太吓一跳,她就向邻近人说:‘师父站著死了。’这就来了好些人来看。看师父一手拿著数珠,另一手握著灰,扳开手一看,他手里有八、九块现大洋。(注:银圆)。那时南方人吐痰的痰盂不是洋磁的,有点水在里面。它都是灰盒子,是一个四方的托盘,盒子里放有小灰。人吐痰吐在灰里。隔日倒了再换新灰。一看那吐痰的灰盒子,里里外外都是小灰,他手上捏了一把灰,手里握著八、九块现大洋。人们明白了,他一定是做手艺时,做买卖时,存了的几块钱。当时大洋钱是很高贵的,存了也没有柜子放也没有锁,他就埋在痰灰盒里。谁偷东西也不会想到痰灰盒子里去偷。他是恐怕死后别人不知道,他把钱抓在手里站著念佛往生。他是预备拿著这些钱,让人们看看好办理后事,应该是这个道理,这是谛老法师说的。

  后来他的几位护法给谛老法师送信说:‘你的徒弟站著死了。’谛老坐船第二天就来了。一看他那样站著都两、三天,就这样直直的站著。谛老师父这才给他办后事。

  谛老看了之后,非常赞叹说:‘你没有白出家啦!你的成就,讲经说法的大法师,名山宝刹的方丈住持,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啦!’一句阿弥陀佛,就叫专精,不夹杂、不间断,是成功的关键。

  我说这谛老法师两个徒弟,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你们诸位比一比,那个参禅的很有几年苦功夫,做了个土地爷。这个耍手艺的锅漏匠,人家念三、四年佛,站立著就走了,走了还站三天!总算是真有功夫。我听谛老法师说过两回,这是真事,很能警诫人。今天我说这话,大家要知道,念佛这法比参禅,比修止观,比修密宗,实在是超出超近得多了,念佛法门,人人都能行,也不用把教理弄明白,只要肯念,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准能往生佛国。

本文链接:倓虚法师讲故事:参禅的和尚与念佛的和尚

上一篇:在观待形成以前,根本无从谈起

下一篇:在家居士选择诵哪部经,是根据自己的根基,还是随便诵哪部经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