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慢”与“我慢”

时间:2019-07-14 09:22:31作者:阅读次数:


  对于一个学佛者来说,“我慢”心要不得,一旦“我慢”心升起就很难虚心修学佛法了,而“佛慢”心却是每一个大乘学人必须具足的,释迦佛祖降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念:三界内外、唯我独尊!那就是佛慢之心;太虚大师希望别人称他为菩萨,那也是佛慢之心。  “佛慢”是一种特殊的身心状态,很难用语言文字准确表达,它表现为充满自信与智慧,即完全有把握带领众生超越“六道轮回”苦海,到达觉悟解脱之“彼岸”。“佛慢”还是一种内在力量充满的状态,由于“佛慢”心是以成就菩提心为前提,以证悟胜义空为条件的,故而那种“力量”随形就势,去来自如,圆融无碍,它似无线电波般地为千家万户带去佳音美景,如涓涓细流般地消除四面八方的干旱和饥渴,象初春阳光般地为大地送去光明和温暖……  激发佛慢状态的最佳环境就是在一群普贤行的众人中当领导,必须具备的最基本条件就是:你的身口意与你的师父完全相应,也就会与佛、菩萨相应。主要的问题就是你的戒律是否清净,你师父的戒律是否清净,还有你和你师父的传承的清净与真伪。如果稍微有点问题,那么就会由佛慢逐渐转变为我慢,继而进入外道着魔的状态。所以在没有证悟正道的胜义空性前,不要试图去成就佛慢,否则在离着魔仅有咫尺之隔的状态下,任何人都救不了我们!  修学佛法的人都知道“我慢”,简单的说就是自认为了不起,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不懂得尊重别人。在“我慢”当中还有一种“卑劣慢”,指的是不把别人的一切放在眼里,谁也拿他(她)没办法,俗称“滚刀肉”,修学佛法自以

\

为是,听不进去任何劝告,是我慢的一种极端表现形式,是一种很强的对于外缘信息的抵触情绪。  我慢心是修学佛法的障碍,读了几本经、记住了几个佛学名相就自以为是法师级了,和别人一样的开示在他的嘴里就变成了训斥,有人做了功德、行了布施,自己不去做,还说别人著相,特别对初学提出的疑问,应正面问题不去正面回答,偏去满嘴“禅机”,我们应该根据提问者的修学层次有针对性进行回答,所以在我慢之心作用下的“弘法”是极易断人慧命的。我慢是自满的,由于自满修学就止步不前了,可是“等觉菩萨尚有一品无明未破”,何况我等凡夫呢?我慢的另一个表现是妄谈“一真法界”,不屑谈“方便法门”,“一真法界”是佛的境界,我等学人还需老老实实从“方便法门”渐次起修才行;我慢之人读经时所产生的“理解”不是了义解,而是凡夫情见,其结果是以佛学名相代替实际证悟,不偏才怪。例如《金刚经》云:“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在我慢心驱使下去回答吃素问题,就成“吃素者无素可吃,是名吃素”,这样回答当然也不错,吃素不落吃素相,但那是典型的凡夫知见,绝非佛知见,这样的回答肯定害人不浅,用时下流行的话就叫“晕”;用贴切的话说就是“故弄玄妙”。  卑劣慢者,不论你如何言说,我就认了死理,任你有通天的本领,我自“岿然不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修学当中我们谁都可能走错路,出现偏差,对照同修的指出和佛法经论,要醒悟、要改变自己修学的方向,早日回归正途上来,而那些对照佛法明知错了,就是不改,还要狡辩一番,特别是一些观念的问题,如“五戒”,一般的看法是守五戒真难啊,卑劣慢者也知难守,自己不守就罢了,可偏要说什么只要心中有佛就可以了,五戒守与不守无所谓,“你守你的,我做我的,你不用看不起我,我也不必看得起你,各走各的路。”对这样的人,说他不信佛,他还一知半解,可让他转变观念就太难了。修学佛法有的同修有了较大的成绩或被同修所认可,在卑劣慢者的看来就产生了抵触心理,这时非要从鸡蛋里挑挑骨头,实在挑不出,还可以“简单”地攻击一下其他问题:某某的不是上根利器,只有念佛的份了,某某很愚蠢,一部某经都背不下来,这就是卑劣者的典型嘴脸。  我慢心要不得,卑劣慢心更要不得,人与生俱来种种的习气,其中就包括“我慢”与“卑劣慢”只是轻重不同,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修学佛法就是要降低最终消灭我慢、卑劣慢心,对治的方法极其简单,就是谦逊、谦逊、再谦逊!别人错了要帮助,实在不能帮助也要引以为戒;别人有进步要

\

随喜赞叹,实在不愿去赞叹也要树为榜样,久之我慢心和卑劣慢心就消失了。

本文链接:“佛慢”与“我慢”

上一篇:一禅一茶思,亦茶亦懂人

下一篇:一念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