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问答网
心经问答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首愚法师/ 文章正文

人人要有一个净化身心的方法

导读:人人要有一个净化身心的方法首愚法师 开示  1  修准提法的字轮观,如果你在持诵咒语时只念准提咒的咒心“唵.折隶.主隶、准提.娑哈”,那就观想这九个字构成的字轮。因为基本上念与观是一个字对一个字,这样才会吻合。而之所以在观想上要形成一个字轮,其本意是因为它跟持诵时一样是循环不已的。咒语本身的循环自然就变成一个字轮,这好比你点一根香,把这个香旋转起来,它必然变成一个光圈一般。在这个字轮的光圈中,真正...

  人人要有一个净化身心的方法

  首愚法师 开示

  1

  修准提法的字轮观,如果你在持诵咒语时只念准提咒的咒心“唵.折隶.主隶、准提.娑哈”,那就观想这九个字构成的字轮。因为基本上念与观是一个字对一个字,这样才会吻合。而之所以在观想上要形成一个字轮,其本意是因为它跟持诵时一样是循环不已的。咒语本身的循环自然就变成一个字轮,这好比你点一根香,把这个香旋转起来,它必然变成一个光圈一般。在这个字轮的光圈中,真正的观想,每一个字在意义上都是中心。以持诵全咒而言,好比念“南无萨哆喃”,念“南”时所观的字轮中的“南”字是中心,念到“无”,“无”字是中心,以此类推;因此持诵和观想时,每一个字都是盖天盖地的,一切从此法界流出来,一切还归于此法界。

  修准提法时,我们嘴巴所念的跟心眼所观的,二者不前不后,念咒跟观想同步进行,是二而一。这二而一的所观的跟所念的归到那里?归到能观能念的。能观能念的那有两个?只有一个嘛!你所观所念的是法相,念得好、观得好,便能入法相所串连的法界之流,由之达到心气合一,心气一能合一,那你便能回归到本源。什么是本源?生化法界的法性。因此《楞严经》讲一切佛法的修行法门是“归元无二路”,要不然你要归到那里去呢?禅宗三祖僧粲大师就这么说:“百千妙法,同归方寸。”其意与《楞严经》所指相同。佛教各宗派法门间的争论其实都在法相上面,只要一回归到法性上,大家还有什么好争的!有争论就是你对佛法不通,不通才会有争论,才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所以大家要把握到,我们所观想的跟所念的咒语是同一个境界,不是两个境界,两个境界就矛盾了。境界之有矛盾,叫做格格不入。格格不入,那等于你念诵与观想的插头有没有插对;插对了,那音声就不一样,观想也不一样,很自然很容易,二者水乳交融地生起,而终而很统一地使声色之相归于一体。声色之相归于一体,那就回归到法性上了。

  2

\

  不管大家修哪一个法门,在佛法中都是在参学,参学者要有一种很谦虚、很客观的心,才能参学得好。参学是要吸取各方善知识的精华,将之导汇到自己的身上来,如果这样,那你的成就将不可限量。一切就怕我们学佛的门户观念很重,有人觉得基督教、天主教他们的排他性很强,严格讲我们佛教给人家的感觉何尝不是这样的。有一颗谦卑的心,很不容易。如果以戒律来讲参学的准则,那就严重了,方圆五十里、百里之内有善知识在讲经说法,你不前去听,那不行。以前南老师曾说:“如果我把佛法的真见地、真手腕拿出来,那门庭草深三尺,不要说人都吓跑了,连鬼都不敢上门。”南师此说是有凭据的,当年他在十方禅林讲《瑜伽菩萨戒本》,讲到最后,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听,都吓跑了。我觉得南师在讲《瑜伽菩萨戒本》时,比他主持禅七还要严肃,几乎把每一个人的缺点批驳得体无完肤,刚开始人很多,后来愈听人愈少了,大家吓得不敢参加,这就是没有这种参学的气度,经不起棒喝。这就是为什么密宗的马尔巴上师会跟他的徒弟密勒日巴这么说:“我是碰到你,在你身上可以用,在别人身上我是不敢这么用。”的原因。在此,大家可以一起反省看看,我们确是一个佛法的参学者吗?

  3

  大家修持准提法门,一定要共修跟自修两者交叉配合。真正能够自修上路的,那你在佛法上已有了一些基础,很不错的,因此参加共修,哪怕是一个礼拜一次也好,一个月一次也好,一来还可以在法上把自己系住。但是如果你来共修,在共修中,法门把握不住,那一回去,你说要自修更谈不上了。共修可以说是群策群力,仗大众修法的增上力,彼此互相提携。然而不管是共修还是自修,你要真在法们上系得住自己,那你要真正发解脱烦恼的出离心,没有出离心就变成一般信仰,一般信仰往往可有可无的,而只要一有了出离心,那你便能主动出击,对法念兹在兹,这力量就很强了。没有出离心,修法多会流于散慢。有了出离心,也就是有了道心,那在感觉上是随时三宝都在我们周围,而使整个生活跟三宝结合在一起,因此修法的力量就强,不管你在什么场合,人多人少,都能用功上路。

  简单讲,我们要把整个佛法生活化,这样才有力量。这样才算修行,不但能够自我督促,还可以帮助其他人。有些人在佛法上起颠倒,要退转了,你可以给他们打气,这也算是一份接引的工作,你成为同参道友们在道业上面的助缘,那是功德无量的。

  4

  中国唐朝时有位鼎鼎大名的赵州禅师,他虽已由禅得悟了,但仍到处行?参访,即便到了八十岁了,还是四处去跟那些有修证的大德互相切磋砥砺。回想当年我看《坛经》的时候,对般若、对空的理念有些体会,但是对空有体会,天气冷时还是受冷,热的时候还是受热,而肚子一饿,没有饭吃还是不行,尤其境界现前,还是有烦恼,病起来还是难过。很多佛法的道理你懂了、了解了,但这业报身和习气情绪很难办,仍须下功夫并培养福德。古人的生活修件很单纯,有心修道,随便找个山洞一闭,也不管吃的什么营养不营养,更不讲求好吃不好吃,也许有一些地瓜、一些芋头,在上面洒些盐巴就这么吃了。历代的高僧大德,有成就的,没有不经过类似这样的长期的修持功夫的,何况是现代的我们生活在这工商业时代,大家平常都很忙碌,于俗务很难脱身,修行的障碍特别多。更须在功夫和福德上进修。所以我后来晓得不够,有一段时间也念起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乃至药师佛的圣号。这一些有为法的功夫还是需要做的,到了最后我总算死心蹋地的将整个的修持归到准提法门来。

  有道友问:“洗澡、上一号,能不能念准提咒?”我说:“当然可以念,只要不念得很大声,或默念就可以了。”这咒子各位念久了,可把它当作救命神丹一般,念咒心或念全咒都可以。你好好地念,持续地念,便晓得它可以转化这业报身,可以控制净化情绪以修忍辱波罗蜜。你念念念,慢慢地对外境的刺激,历练多了,自然越来越可以将之看开、看淡,这样才是真修行。不然纵使你能够讲佛学,并不代表你已经做到,而要经常提醒自己,将这些佛学理论当做是自己要开始实践的起步。当然能讲佛法,讲得对,对自己也是一番的鼓励,把正法传递下去,提醒了大家,这也是功德一桩,也是修行的项目之一。并不是说“我做不到,我怎么能讲?”做不到,讲还是可以讲,要经常起惭愧心就可以了:“你看我连个学生都不如,我讲佛法,结果学生做到我做不到。”反之当学生的若做到了,对于老师还是这样欣赏:“你看,老师讲得多好,我开不了口。”就这样双方面可以在互相学习中增进自己的长项,弥补自己的弱点。

  修道难,但只要有一个好方法,你就可以很安心的一直修练下去,可以确定自己再也不会走冤枉路。所以各位既然已经得到准提法门的修持法要,那就应该得解归来好修行,自修共修都好用功。以之慢慢来转化自己的习气和色身的障碍。这修行不能贪快,我们众生业障都很重,这种修持的功夫下三十年、五十年都不算长,只要有好好修,就不必急。你急也没有用的,你急它不急,反正我把你缠住了,冰涷三尺非一日之寒。习气那样深那样浓厚,要把它变淡要靠很多的功德。就此,我经常这样比喻,好比一缸的脏水,你怎样把它澄净?只要你不断注入清水,那么缸内的混浊便逐渐地淡了,到最后清水多了,浑水少了,还有一点点混浊。但你只要不断地加进去,有一天污浊便会完全被冲换得殆尽,那时就功德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