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圆法师心经讲解 第七讲(视频)

时间:2019-01-21 18:02:19作者:尹咏恩阅读次数:

心经讲解宏圆法师讲的非常好,以上是视频版,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文字版。

诸位法师,诸位居士大德,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大家请打开经本,请看经文: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今天我们来学习这一段。上一节课,是讲色空不二的道理,来遣除众生种种的执着,这段经文,更进一步直接为我们显示诸法的性体。在这里呼唤舍利子,并告诉他说,是诸法空相。是,是这的意思,指诸法,诸法就是指的五蕴等一切法。空相就是真空实相。是诸法空相的意思是说,这色、受、想、行、识五蕴等一切的诸法,都是真如缘起的一种现象,当体是空,当体即是真空实相,所以说是诸法实相。这里的空相就是指的实相,实相有很多种名称,例如:圆觉、法身、如来藏心、真性、真心、自性、一真法界、无余涅槃等,这许许多多的名称来说诸法实相,说的就是我们的真心,又叫做佛性。因为般若经是以般若真空的智慧立论,所以这里不是说真心或者实相,而是说空相。那么这个诸法空相就是我们的佛性,是我们本来的面目。真性,它溯之无始、延而无终、永远存在、是绝对的、永恒的。这里面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山河大地,芸芸众生,皆具有此性,毫无差别。

为什么我们看到一切的事物,都有生有灭、有垢有净、有增有减呢?我们看人,有生老病死,有生有死,草木春生秋谢,衣服有垢有净,寿命有增有减,这些景象都是清清楚楚,历历在目的,怎么可以说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呢?其实,这些都是我们的妄想、执着所导致的。

我们首先来看这个不生不灭,因为我们众生的妄执太深,本来所具足的五眼,《金刚经》中说的五眼:佛眼、法眼、慧眼、天眼、人眼(就是我们的肉眼),我们本来所具有的五眼圆明,现在只有肉眼。肉眼只能视物质的幻灭,幻生幻灭,因此坚持,可见的物体生与毁灭,这个才有毁灭的观念和意识。以我们人类轮回的现象,我们来看,师父拿自己来做一个比喻,不拿老菩萨来做比喻,要不老菩萨接受不了,师父一会儿谈生,一会儿谈死,老菩萨一害怕,就不敢来听经了,师父拿自己来做一个比喻。师父今年45岁,也就是说45年前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大家用我们执着的幻生幻灭的意识心来看,45年前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好像是两个人,那我们再过一百年,师父再活一百岁,再过一百年,一百年以后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师父往生了,大家想想,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45年前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现在的师父和一百年以后的师父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我们众生都是业识上的轮转,我们都是从业识上来理解生和灭的,其实45年前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心性上没有增也没有减,没有生也没有灭,只是四大因缘,我们前面讲过地、水、火、风,他只是四大因缘的重新组合而已,本性一点都没有改变,只不过是因缘重新一次的组合。

就像我们老房子重新装璜一样,就这么一个意思,就像老房子重新装璜,房子本来没变,只不过重新的组合了一下。我们想想,我们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众生,谁不是今之古人,都是今之古人。包括一切的畜生,一切的众生,我们今天好好修了,今天就是人,如果今天不好好修,我们以后也许是三恶道的众生,但是三恶道的众生是不是我们?没有改变,还是我们。所以佛在经中给我们说,一切的男人为我父,一切女人为我母,就是这个意思,一切的众生都是我过去的父母,今之古人,大家这个能不能听得明白,这个就是我们的本来,没有生灭,只不过我们的妄识认为,我们这一世生了,我们这一世灭了,不是这样的,只不过就是一个转换而已。如果明白这个,我们真的好好用功修行,你自己以后是想转换的好,还是想转换的受苦、堕落,那就是我们今天所决定的,就是我们今天自己所造的业(决定的),就是这个道理。哪有一个生与灭?曾经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只是在四大组合上变化了,我们说在色法上的变换,在五蕴上的变换,在清净本性上,没有生没有灭的。就是说,你自己给你自己造什么样的因,遇到什么样的缘,你自己就重新组合一下,在清净本性上面,一点点都没有增没有减,也没有垢也没有净,就是这样。

明白了不生不灭的道理,我们再来看不垢与不净。也许有人会说,明明有垢有净,就像衣服沾满了灰尘就是垢,洗干净了,没有灰尘了这不就是净了嘛。其实我们执着的垢净之相,都是凭着我们的主观分别。你执着这个东西是污秽的,那它就是污秽;你执着这个东西它是清洁的,那它就是清洁,垢和秽了无定相可得。比如我们走路不小心摔倒了,手抓上了狗屎、牛粪、羊粪这些秽物,我们觉得很脏,但是回到家以后,打打肥皂,洗洗手,我们照样认为手干净了,就拿手吃馒头,用手抓食品来吃。但是我们再换一个,如果我们今天是一条我们的毛巾,沾上了狗屎,你就是洗过了之后,心里也有这个障碍,也总觉得它不干净了,不愿意拿它来洗脸,因为一洗脸的时候你就会想,这条毛巾已经和狗屎相应了,已经染污了,这样,(去?)我们就对自己的手就没有这样的执着。

我们再来举一个例子,在《红楼梦》中有这么一个情节,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时候,来到贾府,贾母带她到妙玉所住的栊翠庵,妙玉用成窑五彩小盖钟,沏好茶来捧给贾母,贾母喝到一半的时候,就把这个茶递给了刘姥姥,刘姥姥一饮而尽,事后,妙玉就让下人,把刘姥姥用过的小盖钟扔到外面去了,她嫌刘姥姥用过了,嫌脏,就不要了,这就是心理上的执着、分别造成的。她没有嫌贾母脏,因为贾母是个太太,刘姥姥是个佣人,她嫌刘姥姥脏,同样都是人用,这就是心里的分别执着而造成的,其实如果没有心理上的执着,这个污浊和洁净是一样的。我们再来说一下九华山的仁义法师,她是一位比丘尼,我们朝拜九华山的时候,也都到她的通慧庵里面去了,就在九华街上面。她出家之前,在沉阳中医院学习了四年针灸,她是抗美援朝时候的军人,她在抗美援朝的时候,用她高超的医术抢救了无数伤员,出家后,她在九华山通慧庵,开了一个针灸治疗所,专门为当地的人看病。她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一边给病人针灸,一般给病人讲因果,弘扬佛法,不但给解除身体上的病苦,而且给解除心灵上的痛苦,她在默默地做着善事,弘扬佛法,以她的慈悲、爱心行动来弘扬佛法。

有一次,一位村民,山民,我们去过九华山,山非常大,山民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受了伤,来到仁义法师的诊所,到了诊所的门口,他迟迟不敢进去,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上都是泥土,都是粪,比较脏,但是仁义法师慈悲的请他进去,细心地为他包扎伤口,在法师的心里,想的是为病人解除痛苦,没有脏与净的分别。仁义法师在圆寂的时候,告诉她的弟子,在圆寂前给她弟子说了,我已经在兜率内院,被封为悦殊菩萨。最后在她圆寂三年后,打开她的坐缸,她是肉身不腐,我们今天说的肉身菩萨,而且她的两手还做着扎针的姿势。仁义法师是中国佛学史据记载的,中国佛学史上,第一位比丘尼的肉身菩萨,她对待众生不分垢与净,也不分贫与富,她用大悲心为众生拔除身心的痛苦,这是菩萨的境界,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一定要,贫富一定要平等的,富人本来也是佛,本来也成佛的,本来是佛,他也是佛性,我们也不能干一些杀富济贫的事情,那我们还是有所分别的,一律平等,对待任何的众生,对菩萨我们也是平等心,对魔我们也是平等心,这才是真正的平等,这才是不垢不净的心。我们应该明白,所谓的垢和净,其实是我们凡夫的妄想与分别,颠倒执着的妄识所致的。我们的心垢了,外境也随之而垢;心净了,外境也随之而清净了。

师父在有些时候,念佛的时候,对这个确实有深刻的体会的,为什么师父能讲这个心经?好多时候师父真的感觉到,佛说的话太对了。有时候,在念佛的时候,真的静了的时候,没有好与坏的分别,山河大地成了一个平面了,而且也是历历在目,没有任何的分别、没有任何执着的时候,特别的静的,但是这种静只可以感受,不可以语言说出来,说也说不出来,所以说不可说不可说,说不出来,但是这种体会真的是没有任何分别了,没有任何的执着了,那个心真的是不动的。尤其我们修净土的人,一定要保持当下的清净心,只有心净才能和净土相应。我们现在好多居士修行,只在外相上,念佛是念给别人听的,也吃斋吃素,甚至别人用过的荤锅也不沾,别人用过的筷子也不碰,外面的食品也不买。师父就见到过一个这样的居士,是个老菩萨,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南方的,外地的,原来我还没出家的时候,我在山上护法,我也在斋堂发心,我在山上护法的时候,有个老居士,早上斋堂剩的包子,他说饿了,我就端给他了,因为明明在下面买的是素包子,也许是服务员比较粗心,可能里面加了一个荤的,当时都没有人知道的,这个居士饿了,我就端给他了,然后他就吃到嘴里了,等他吃一半的时候,我正好一看,怎么里面还有一块肉,我就说怎么这个包子是荤的,他马上又吐又恶心,其实已经咽到一半了,如果师父要不说,他也就咽下去了,师父这么一说,他这个分别与执着的心,全都显示出来了,而且还要显示自己是吃素的,我们都是吃素的,所以这都是我们人的分别和执着。

我们去吃这个素,外表去吃这个素,但是心里面还是贪心很重的,什么叫斋?斋是清净。不是说你吃素了我就清净了,那师父说牛也吃草,羊也吃草,但是它不修行照样不能叫斋戒清净。我们虽说是每天吃素,但是心里面是起伏不定,分别执着,学佛了贪心反而更重,又想生意兴隆,还要身体没有病,还要儿女找到好的工作,还要找到好的爱人,还要自己的老公言听计从,还要自己的老公对自己老实,对外面还要有刚性,那这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既然温柔了就不可能刚硬了,既然刚硬了就不可能温柔了,所以处处都要十全十美,因为什么原因?我学佛了,我就该得到,我学佛了,佛就该加持我的,加持不到,我得不到就说明你佛法不灵。我们好好的想想,自己是不是这样,学佛了,什么都想得到,得不到就是你佛法不行,我再去求这些能看事的,有能力的,好多人都是这么一个心态来学佛,那我们想想,这个心怎么能够清净?这么大的欲望怎么能够快乐?不可能的。那这样念佛怎么能够清净?别说念一年、十年,念一百年,喊破喉咙也枉然。你心不在道上,学佛了,你心还是在欲望上,还是在贪嗔痴上面,怎么能和净土相应?心即是土,土即是心,随其心净,而佛土净,这个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所以真修净土的人就是用一句佛号,把心里的执着妄想扫光。

我们应该以《心经》的道理,时时来照破我们,照破我们的妄心,照破五蕴。如果心一点点都不粘着境界,心清净了,当下即生净土,不需要等到死了以后才生净土的。我们在讲净土经论的时候我们也说过,当我们这个心和净土一相应了,当你的心净了,有求生净土那一念、一刹那当中,极乐世界你的莲胞它就已经产生了,假如不能现生净土,要等到死了以后才生净土,那生净土的把握就小了。我们好多的居士都抱着这样的心态,等我死了的时候,求宏圆法师给我助念,都说宏圆法师助念比较厉害,一念就能往生,也就是说你平时自己放不下,谁给你助念也非常麻烦的。我们就有这么几个居士,师父看了心非常痛,平时说着要布施,师父不是说在意自己的布施,是叫你们舍悭贪的,是放得下身心的,是要叫你放下身心的,不是说叫你们必须要布施的。平时说着要布施,但是非常的悭贪,一点点都舍不得,甚至给自己修福,放生救护众生都舍不得,但是平常嘴里说着要布施。然后说着非常想往生,一有点病了,自己又非常害怕了,来求师父叫病赶紧好,你说这种状态怎么求生净土?把自己藏的这么深,把自己的瑕疵藏的这么深,而不是主动到师父跟前来坦白、发露,师父好给你解决问题。甚至师父都不能提,一提了以后,马上就否认,那这就是孺子不可教也。你自己障碍你自己,你自己不去找到自己的缺点,看不到自己的缺点,而且还口口声声的一个清净,求生净土,那让师父临终怎么开示?开示了你生烦恼,你不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那师父就说,这种开示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的。

所以我们现在,心里要时时刻刻要提起佛号,把金钱、儿女、家庭这些执着放下,师父说叫放下的意思还是这样,是在心上放下,在事相上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个空有不二,空指的不是事相,指的是它的本体,知道儿女是空有不二的,我们要随缘运用,一定要运用,要随圆就方,知道这些都是妙有,但又是真空,处处把这些真空,我们的妙有,更好的显现出来,和我们的佛性完全相应。这样你不但生活快乐,因为你生活觉悟,你念佛也清净,因为他是真空。你真空妙有,这个时候你和佛性才能相应,这样你才能一切不着、一切不染。你也不能没有儿女,你没有儿女了,你就是着空了,把妙有给毁了,佛性不能显现,你光执着有了,其实他都是妙有真空的。我们处处生活在觉悟的人事环境当中,这就是在做佛事,不是天天跑到大殿里面,师父念香云盖,你们叫做做佛事。真正的佛事,是我们觉悟的生活,处处都是在觉悟的人事环境当中生存,在宇宙人生的真相明了的环境当中你去生活。妙有真空,多么的自在,就是这样。不是说你们学佛了就把事业放下,就把家庭放下,不对的。尽心尽力的去做,随缘运用;尽心尽力的去行,随圆就方。知道它是妙有、是真空,都是清净本性的显现,所做的一切和我们的性德相应,这就是觉悟。不是说你们到寺庙里面来才叫学佛,不对的,寺庙是我们的学校,我们在寺庙里面,知道怎么修行的方法,怎么明白这个理,通过文字般若,最后去证我们的实相般若,就在我们的生存当中,生活当中去证实相般若。

下面我们再来看不增不减,我们用一句古话,来了解这个不增不减的道理。无情岁月增中减,什么意思呢?增长就是减短,比如师父现在是45岁,假如活到80岁,我们人的平均寿命是79岁,释迦佛给我们示现的,比如我们人活到八十岁,师父取个整,比较好给你们算加减法,要不你们心又都不静了,又都去算了,师父的寿命是80岁,现在师父是45岁,那么余下的生命80减45还有35,对不对,这个数?师父在上面也在用着心,师父也怕把加减法给算错了,还有35岁,那以后多活一年,还有34岁,表面上师父到了46岁,好像是增加了一岁,是不是这么算的,但是,实际上总的寿命反而是减少了一岁,还能活34岁,多活了一岁到46,但是从80岁来说我还剩34岁,所以增中有减,减中有增,没有一个固定的增,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减的这么一个相。就像我们在海边看潮涨潮落的时候一样,潮涨的时候,水往我们这边过来了,感觉来的非常快,水多了;潮落的时候,水都退下去了,感觉我们这边的水少了,海水少了。

从潮涨潮落这个局部现象上看的话,的确有增有减,但是我们从整个大海来说,海水又何其增,何其减啊,没有增,没有减。有些时候,我也在用这个比喻,因为师父《心经》也讲好几遍了,我也用这个比喻,来看我们这个生态环境,就像我们的井水,井里面的水现在水位下沉,但是天空当中的云多了,云也是水的组成,它也是湿性,我们只是看到井水少了,但是整个虚空宇宙的水我们看不见,要从整个虚空宇宙来说,其实没有增,也没有减。今天是井水,明天就是雨水,今天的井水少了,明天的雨水就会多了,他就会变成云,天一热,井水蒸发变成云,云一多了又会落到井里,我们再看云少了,水多了,我们从一个宇宙真相来看,其实是没有增没有减的。哪怕我们喝到肚子里的水,它也会变成湿性来蒸发出来的,没有增,没有减。所谓的增和减都是随缘而成的,遇到增的缘它就增,遇到减的缘它就减,客观上没有孤立不变的增和减,所以增和减只是一种假相,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凡是相对的东西,都是依他而有,都是虚假的假相。增和减也是虚假的,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佛性是绝对的,是真实存在的,在圣不增,在凡不减。并不是说因为你成了佛,佛性就增加了;也不能因为你造了业,你的佛性就减少了,这就是我们佛法最为究竟的地方。

推荐阅读:
首页12尾页